Van

孤独它没有温度.

格桑花的微笑

     时间是在辗转间流逝,也会结下一个硕果给予在时间中流转的人。
     时间,让深的东西越来越深,让浅的东西越来越浅。
     无论酸甜苦辣,都让你在明天的道路上继续。

     在记忆中,你的笑映在脑海,像朵花儿一样美丽,我把比作格桑花。 
     希望你的微笑,永挂脸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将故事画句号。

      2012年8月23日,是我很快乐的一天。十一年后将你找到。嘿嘿。能再次遇见是挺美好的一件事。彼此记得彼此,也许就有再相见吧。十一年,一个神奇的数字,期间穿插着各不熟悉的往事。

      也许我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,从接触到熟悉。这命运的作弄,冥冥中有什么,我是真的不相信。
      2012年9月30日。时隔多年后的相见,北纬28°31' 18",东经112°7' 39",这是相见的地点 。
      2012年11月10日。和你一同游凤凰,是场愉快的旅行。
      2012年12月31日。结束。

      短短的几个月,却令我难以忘怀。在那段时间的快乐是有一种别样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也因这味道过于难忘,年初的自己在一片失落的海洋里找不着北。
      各种回忆翻涌而来,记得上次去凤凰,那时是08年。那时的感受是这座小城的确挺美,不一样的喧闹,窄窄的街道。还有一个人在河边凉爽的风。还有那差点死亡的惊恐。也想以后带一个人能来走走。重走凤凰,有你在身旁,一起走在小巷对我来说像是在梦里,很想牵着你的手走过跳岩,很想带着你站在高处看夜色下的凤凰。
      唯有在凤凰的时光,是我没有记录的。 也许是过于美好的现实,唯有留在脑海。不清楚自己的预感还是怎样,或者像做一场梦。醒来不记得梦里的所有。
生命里,有你风景才显得清翠。尽管只是萧瑟的冬天,拥有你的回忆,我也好像拥有世界上最温暖的阳光。键盘上敲击的文字,键盘下冰冷的手,手里还不曾断了的线,指尖触下的一点一滴落在漆黑的键盘里,用我最寂寞的心,揉碎在凄凉的文字中,慢慢守着夜的天空。

我不想说在这冬天我的心有多冷而我穿的有多单薄,我不想说看到一处地方会想到你我的心有多不舍,我不想“爱“我该对谁说?我更不想说那违背自己的心该怎么去述说。

      也许,我没有任何话语可对谁说。
      以前的以前,听着某些歌只能感受到那些动人的旋律,渐渐发现歌词的美丽是在述说一段一段往事。不免暗自沉默。思念一点一点透过窗

被时间无情埋葬,空欢颜洗尽多少哀肠,举杯饮风霜,留恋过往换来泪两行。我押韵的漂亮,却不敌这旋律的悲伤。一板一眼的唱腔,唤不回

回眸一笑尽撕裂我的胸膛。
     那时,你说“我觉得被你喜欢的人挺幸福的。”我不知道说什么,真的不知道说什么。我说不出自己的喜欢,但是你的话,像是两个背对着的人,我心在抽搐。
   我在失踪的日记里渐渐沉默腐朽,幸福在死去的记忆里变成斑驳的陈旧。沉重的行囊装满一季又一季冰凉的没有生命成长的秋,滋养了一个又一个看似现实的隶属于生命的荒谬。我无畏的拯救,换来你几句没有价值的不痛不痒的内疚。爱情是你随手一撒的气球,飞向深邃的蔚蓝让自由的快乐消失的毫无保留。
     曾经那么深刻地喜欢着,爱着一个人,总好过麻木一生,不与任何人擦出火花。爱过,温暖过,幸福过,即使没有被爱着的人好好疼惜过,遗憾中还是有甜蜜,还是有快乐的,毕竟,爱情不一定是两个人的事情。我们之所以会心累,是因为常常徘徊在坚持和放弃之间,举棋不定。我们之所以会困惑,是因为喜欢消极的看待事物,不能自拔。我们之所以不快乐,不是拥有的太少,而是奢望的太多。我们之所以会痛苦,是因为记性太好,该记与不该记的都留在记忆里。   

     我一直以为,星星会说话,月亮也微笑。打开沉封的日记,写下对未来的憧憬。自己的画板,不该只有黑白的铅笔画,该自己去描绘别样的色彩。

     今天的自己,或许无奈。或许吐一口气,抽一根烟。将愁绪慢慢消散。对自己喜欢的负责,纵使再冷我也得承受,没有什么刻意的忍受,做自己最想做的自己就好。
     不去追逐自己所渴求的,将永远不会拥有。不开口问,回答永远是No。不往前走,就将永远停留。这一切摆在我面前,就像一张人生的问 卷,我填不出满意的答卷,但我也在这辗转中找到属于我的答案。

     再见,幸福的格桑花。
     最后的凌晨时分,祝自己生日快乐。下一秒,是新的开始。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Van | Powered by LOFTER